moon

特别篇:无意义的缘分1

不要深究啊,文笔练习中

  看过一笑就行啊,求评论,么么哒。吐槽人生加玩梗

  历史乱写,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输入法问题

  只爱cp鹤,其他友情向。

  其实想写战友来着……

  本来想取名叫快乐的油豆腐Hhhh

  …

  …

  …






  1

  现在松久的本文有两个压切长谷部。

  一个是满级,一个只有一级。

  很是奇怪。

  归来的审神者将重伤昏迷的织田信长和压切长谷部笨蛋丢到狐之助面前时,毛茸茸的小狐狸晃了晃尾巴,瞅了一眼审神者臭着一张脸和低垂的双眸。

  狐之助一脸明智,跟审神者随行的众人一样沉默不语了。

  但某只鹤朝他挤了挤眼。

  审神者沉着脸瞅了他们两眼。

  狐狸用眼神示意:您老在干啥子…我不懂…

  鹤丸国永:“…”

  他什么也没干,就是朝小狐狸笑了笑。

  狐狸:“!!”

  您老吓人技术越来越秀了……

  鹤丸表示自己真的只是“单纯”的笑了笑。

  只不过是狐之助想起某些事。

  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上次鬼畜鹤塞了我几千块油豆腐!啊!

  难以想象,松久看到狐之助的毛炸了?!

  那跟二次元的纸一样平的毛…终于有了点毛的样子。

  狐狸委屈的卷起自己的尾巴,躲到了后面。

  这简直跟某橙文字游戏一样。两个选项。

  某鹤朝你寄了把千子村正,审神者朝你扔了油豆腐,你该怎么办?

  A选项跟审神者说话,审神者大人哼了一声,好感降低。

  B选项接过妖刀千子村正,某鹤好感加一,审神者朝你扔油豆腐。

  什么嘛简直送命题。

  发癫叫你上,你还真上啊?!

  聪敏的二次元黑科技-狐狸当然选第三种,虽然他很想听审神者大人的轻哼来着…一定很苏。

  嗨皮这么多年,虽然不是氪金玩家,但我好歹变成了大佬……的小棉袄。

  …

  2

  救助屋的大门关闭了一个上午。

  审神者的灵力丝毫无平时的温柔,直接碾压进织田信长的血肉中,用极端的方法直接催化细胞生长,止住了出血口。

  手术台上的病人无意识的皱起眉头嘴唇颤动,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音节。

  审神者看了一眼好了一半的伤口,说:“差不多了,还能走路,估计捅一刀就死了。至于压切长谷部,我才不管他呢。”

  药研默默看了一眼没有伤口,刀身崭新的长谷部。

  药研默默地包扎了织田信长,拿来手帕擦了擦松久脸上的冷汗。

  灵力强大的审神者自然很少疲惫,但谁叫大将用了这么多灵力,每次救刀刀子的身体,谁不是小心翼翼的啊。

  又要控制灵力强度,又要控制灵力准确系数什么的。

  大将今天有心事呢。

  所幸,这种赌气一样的救人行为终于在手术快结束的时候停止了。

  药研松了口气,端着的肩膀也垂下来。

  …

  …

  …

  3

  刀光剑影。

  审神者本来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他笃定长谷部会死,没有刀装,没有御守

  一级的长谷部怎么可能撑过四五波的付丧神攻击,即使那种攻击在他看来不值一提。

  是那种一穿上刀装,立在那这样一整天,小喽喽也未必砍得完的不屑。

  让他在意的是短刀付丧神的进攻总是带着试探的意味。

  织田信长应当死在本能寺中,而不是出现在这里。

  历史在哪里发生改变了。

  也许他不应该相信世界意识对历史的修复,但这个没有脑子的家伙却能按照直觉将损失降到最小。

  也许脑子对他来说才是低级生物吧,只要世界线潮流大体正确就行,对于这种懒胚来说创造新的结果太费劲了。所有东西都应当是简单高效的。

  压切长谷部不应当在这里,他应当在黑田如水手中。

  织田信长应当会死在这里,但不应该死在付丧神脚下。

  也许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死。

  利用完付丧神,然后把付丧神杀了,方便简单。

  还有26

  不用看狐之助的提示也知道,按打BOSS的术语来说,应该是飘红了,要小心BOSS发怒,然后这时候主角发个大招,主角团众人眼中冒小星星看主角一刀干掉BOSS,世界和平…

  可以啊,真的可以。

  审神者低垂双眸。

  不过现实版织田和梦幻般织田差距有点大,大BOSS血条差距也有点大。

  面对不明生物,主角只能一刀一刀,一比三,而且身受重伤。

  这不是主角,估计只能算主角路上的垫脚石吧。

  松久看着这个苦苦支撑年近半百的中年人,神色不明。

  对这个人来说,只要活着一切皆有可能。

  这个距离本能寺百里之外的小巷里,世人永远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木质的房屋被大火焚烧,到处是断裂的木质框架和从不缺的骨架的房子。

  乱世枭雄也到了绝境。

  一个人,一把刀,不退半步就是道。

  可惜武士精神对未知生物没有半点用处,如果坚持武士精神,它们就可以像猫捉耗子一样戏弄着他,消耗他的精力。

  这个野心勃勃的人迈向天下布武之路,推行革新政策。却将势力由中国地方、北陆扩展之时,遇到政变。

  乱世从来不缺野心家。

  要是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没死,日本的历史绝对会改变的吧。

  野心家平定内乱,统一日本后,下一步就是开始吞并周边国家了。

  审神者什么也没做,也许是出于好奇,就像是想看看实验中的小白鼠能活多久。

  望了一眼狐之助,看到他反馈过来的数值13,对面还有三只付丧神轻度受伤,肯定无望了,至少打两回合每次掉2血,还剩1,我就不信你能活下来。

  审神者心想这波要是你能活下来我就救你一命。

  这点想法带着恶意,松久可不想多管闲事,但今天的清除付丧神的任务意外的轻松,所以,松久和身后一行人看戏。

  这么说也不太对,其实真正在看戏的人,只有审神者一个人。

  但长谷部的主人总是出乎意料呢,松久轻叹一声,该说不愧是长谷部吗,一个性子。

  明明是轻叹,审神者却黑着一张脸。

  真是,缘分了,…

  松久看着那全是空白的血条,却在长方形框框的角上有一星半点的红色。

  明晃晃的数字1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死死盯着狐之助展示的血条框,仿佛这么盯着就能把血条盯没似的。

  鹤丸国永看着松久,没忍住笑了出来,边笑边道歉。

  审神者黑着脸瞅着他。

  鹤球摸了摸松久的脑袋,头上的呆毛随着风乱晃,压下去又弹上来,噗嗤,又笑了,这次连笑声都有了点旖旎的意味。

  “主人好乖哦。”

  那你脸红什么…见鬼…正常点说话好吗。

  开什么下流玩笑。

  脸红之后,

  审神者脸彻底黑了。

  …

  …

  …

  4

  织田家族大势已去。

  织田信长死在本能寺中。

  无声无息。

  士兵来的时候意外发现他倒在地上,胸口流着黑色的血-已经凝固了。

  凶手也许早已逃之夭夭,他甚至不屑承认自己杀了这个人,也许只是一个小兵,意外杀了这个几近统一日本的男人。

  …

  松久是知道的。

  织田信长看到那个人时,笑了。

  好像毫不意外。

  事实上那个男人也笑了,没有洋洋得意,却有一身轻松。

  “请…”

  点炭火、煮开水、冲茶。

  织田家的主人现在做了一个茶师的工作,但毫不生疏,也许是兴趣爱好之一。

  点茶、煮茶、冲茶、献茶。

  “喝茶,先苦后甘,回味无穷。”

  “输给你这样的人,不冤。”

  黑田如水郑重的,仿佛交接仪式一般将刀插入织田胸口。

  这位枭雄放弃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选择,明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明明还有那么多支持他的部下。

  黑田如水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是敬意,是对上司的,是对朋友的,也是对敌人的。

  黑田如水带着密信走了。

  松久抚上了他的额头,灵力变成细丝,顺着神经一震。

  松久站起来,朝织田鞠了一躬。

  魂断本能寺之变。

  旧时代落幕了,带着金色烈焰战火和织田信长一生的回忆埋进了地底。

  …

一个沙雕moon

在长佩叫洛01,

笔名好像叫洛凌衣什么的,

反正是同音字。

不去晋江,动不动就锁文,我好像也没写啥啊。

脖子以下不能碰什么的,好严啊。

我以前审核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那啥………都是看肉锁文的。C…MMP

快新上头,也磕白黑,s快

想更刀剑乱舞…我爱鹤球

肝了300锻,连坠。连爷爷,小狐丸都出了,新刀鬼影都没有,吐血。

昨天翻了下战绩,发现自己这个服务区的号在昨年八月登过了…搞笑的吧

我前天才新入的区,输了名字还选了刀。

我是不是穿越了……MMP

这bug要命,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猫斗小甜饼(1)

不知道哪个太太发明的猫猫斗,爱了


猫斗预警

  小短文扩充加练笔

  改掉一些bug

  工腾家有只猫斗

  不要问原因,问就是小泉红子。



  一只幼猫被寄到警局,还附带了一封信,署名一看就知道是假借别人之手的基德头像。并且,还特地说明它的名字叫Kaito?

  接过暮木警官手里的小卡片,工藤新一看了一眼,失笑。

  怪盗?这名字估计是某KID的粉丝吧。

  还记得上一年,米国调查宠物姓名的来源,显示有很多名字来自于曼葳里的大人物。

  maybe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名侦探觉得这个有点尴尬。名侦探联想到上次在鸟羽见到一个小男孩叫他的宠物狗,"喂,工藤新一。"

        …能说吗,好尴尬啊。

  又想着警局里专门开辟了一间屋子,用来存放基德资料,以及基德粉丝送来的杂七杂八的礼物。

  他甚至在里面看到了食用油和情趣内衣。

  天知道那群粉丝怎么想的。

  工藤满脑子黑线,反正也不差这一个。

  他偷偷摸了下猫,然后,又忍不住摸了下。

  应该是吃猫粮的,毛好顺啊。

  工藤又忍不住摸了一把,从头开始撸到尾巴尖。

  白色猫咪还在睡觉,似乎连眼睛也不想睁开,团成一团。

  在睡觉的身子被工藤新一推搡了几下,便侧躺在盒子里,尾巴尖儿也松开了,圈成优美的弧度,偶尔颤一颤。

  名侦探又趁机在猫腿和肚子上摸了两把,每次摸一下猫咪的尾巴就颤一下,毛都抖松了。

  魔女大人现在是看不到工藤这副痴汉的模样。

  她前面看到魔镜里工藤嘴角失笑,自然不爽。

  一时气恼,把魔镜丢到了咕咕的,还冒着泡的魔法罐子里。

  魔镜在绿油油的液体里发出嘎吱嘎吱的惨叫,不断向大小姐求饶,顺便咒骂路西法大人全家。

  名侦探的心里话,小泉红子听不到。但魔女大人可以感觉到,那隔着千里的距离都甩不掉的,名为“工藤新一的嘲讽”。

  呵,男人

  …

  原本睡在小兰家楼下的猫窝里的猫咪,喜欢和小兰睡在一起,所以兰一早醒来会发现被子里多了只猫。

  据兰说几天前,空手道社长她直觉半夜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毛毛的条状物体钻了进来。

  先是在被子上转了一圈,然后那玩意沿着被子和兰身体的边缘钻进了被窝里。

  兰被蹭醒了,但人还是有点迷糊。

  毛茸茸的家伙哼着软软的鼻音,在被子里也不安分。

  但睡哪个地方不好,早上起来兰一掀被子发现它睡在两腿之间。

  毛茸茸的条状物体团成一团,打着呼噜。

  被子外的冷气一下子涌了进来,猫咪抖了一下,蹭得兰发痒。

  一天两天的,第三天时兰忍无可忍一脚把猫踩到脚底当热水袋。

  “但别说还真暖,”兰说,“像个小暖炉。”

  大色猫。

  最后,兰默认猫睡在那了。

  名侦探可没这待遇。

  喜欢撸猫的名侦探第N次抱起猫。

  猫咪:“?”

  名侦探盘它。

  猫咪:“!”好气哦。

  名侦探凑到猫咪肚皮上吸猫气。

  帅气的脸凑到前边,快斗甚至能感觉到头发丝在戳他的皮肤。

  猫咪:“呼噜呼噜,喵!喵!喵!”

  猫咪举起后腿开始蹬腿,踹脸。

  名侦探最后感慨似的吐了口气。

  兰仿佛看到了烟鬼吐出的烟圈。

  吸猫会上瘾,真的。

  …

  兰出国去看演唱会了。

  工藤终于可以邀请(qiang po)猫咪到了他的房间。

  猫咪在他怀里拱来拱去,工藤偏堵着被子缝不让它出去。

  猫咪发出了委屈的叫声。

  尾巴愈发不安分,打在工藤新一的小腿上。

  频率加快了,kaito不开心,还有点焦虑,名侦探心想。

  工藤一狠心没松手。

  过了好久,猫咪开始呼噜。

  名侦探以为猫睡着了,就放松了手臂。

  怀里的猫咪动了一下。

  然后,嗯?猫呐?

  已有睡意的工藤一下子清醒了。

  猫咪扒拉着门,溜了出去。

  名侦探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嫌弃了,他翻了个身,隐隐约约听见猫咪在扒拉小兰家的门,还有撒娇似的猫叫。

  半晌,工藤起身,下楼,把猫抱了回来。

  还没躺下,猫咪后脚一蹬,跑了。

  跑的时候还朝名侦探看了一眼。

  好气啊。我好像被猫咪嫌弃了…

  工藤睡意没了,也懒的去追,有些失落和疲倦。

  …

  兰回来了

  kaito被工藤抓着两只前脚不放,整的身体都在名侦探怀里,他装作乖巧,趁机想逃。

  后脚有力一蹬,跳到一半,身体都呈现出一条抛物线了,正在加速运动状态。

  因为这几日斗智斗勇的经验

  名侦探现在可以用不相上下的速度一手糊住了猫咪的脸,把kaito摁了回去。

  “呼…呼…”kaito在名侦探怀里呲着牙示威,就差伸出爪子了。尾巴,开始往工藤的锁骨上扫去。

  工藤一个晃神,kaito又跑了。

  就听到玄关处kaito的喵喵叫和兰的轻笑。

  兰对工藤新一说你是不是又欺负kaito了。名侦探心虚得下意识否定,然后又点头。最后,他看着兰若有所思的眼神,把头摇成了波浪鼓。

  兰抱着kaito到沙发坐下。

  kaito撒娇似的叫着,然后又委屈巴拉拉的叫着,原本像杏仁一样圆的猫眼也耷拉了下来,整个猫瞳孔都从蓝色变成了黑色。皱不皱眉倒是看不出来,但肉眼可见的是猫咪额头的毛密集了不少。

  工藤新一难得疑惑自己是怎么从一只猫身上看到这么拟人的表情。

  一定是这只猫太贱了。

  兰轻柔的安抚受惊吓的小猫咪。

  名侦探则不屑一顾站在旁边甚至还有些委屈。

  工藤叫了声:“kaito?”猫咪没理他,也许理了,工藤新一看到猫咪的尾巴小幅度动了动,但这也算?兰笑了一声,说:“kaito其实很聪明,有时候早上刚起床,他睡觉被吵醒,听到我在叫他,他就抖两下尾巴,表示自己知道了。”

  工藤又叫了声:“kaito?”

  兰轻轻拍些kaito的背。

  kaito的尾巴小幅度动了动,兰又失笑。“kaito”兰叫了声猫咪。

  猫咪先大幅度甩了一下尾巴,然后在下面小颤了两下。“看吧,”兰笑道。然后她又叫了一声。

  猫咪又大幅度甩了一下尾巴,然后在尾巴尖下面小颤了两下。

  工藤新一心里卧槽了一声。

  那奇了怪了,为什么我叫他没有反应。

  兰接着笑道说:“所以工藤你一定欺负他了。”

  哦,小心眼的kaito。

  工藤新一的脑子现在有点乱,他想,都用上肯定语气认为他欺负猫咪了,又一边胡思乱想女人的第六感真可怕,嗯,不对,这个不是事实吗,不,我是说兰她竟然靠事实推理出我欺负猫咪,该说果然不愧是生活在名侦探房子旁边的人吧,智商都提高了不少。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啊。

沙雕小短文串串【新快】

前一棒@http://www.lofter.com/mentionredirect.do?blogId=820925226(Mr.段楠)(0:00)

ps:吾辈易翻车,不是老司机,不要骂我。

    使用指南:1.各种文体。有刀有糖的小短文。

  2.有肉末,所以说翻车,因为我不会写。

  3.喜欢玩梗,各种意义上的。

  4.脑洞大,不要三观。

  5.虽然是汤姆苏但要用脑子呦,

有些是要去想然后才能体会到狭促的乐趣,哈哈哈。

 

 

 

Chapter one

 

(霸道总裁型无脑汤姆苏)

  

   私设车祸假死。

 

   霸道总裁工藤新一给人的印象,重点在总裁二字而不是霸道。毕竟“总裁”意味着对外,“霸道”才是对内的

   总裁意味着钱和权,而对于工藤新一来说,他更喜欢侦探这个职业,抓住真相的尾巴总是使他感到难以抑制的快乐,然后废寝忘食。

   一次意外,公司的事只能交由属下管理。

   遭受心理和生理双重打击的工藤表示,自己太难了。决定找出真相,并暗搓搓找怪盗帮忙。

   被威胁帮忙的怪盗君表示,他头一次见到这么求人的,得好好调/教/调/教。

   于是,幕后大boss的线索还没找到多少,工藤新一的老底就先被扒了个光。

   那天,月凉如水。

   在又一次被拐到甩在了天台,帅过三秒的KID SAMA 在撩完他之后转身就跑。

   在又又一次遇到“拔X无情”的怪盗君时,真总裁攻藤的羞耻度耐受度已达到一百。

 

Chapter two

 

(直球帅气型)

   

   欢迎来到怪盗KID和真工藤侦探#假新一总裁对决现场

   到底是KID魔术撩撩跑更引人注目,还是名侦探洞彻人心的直球更胜一筹,请跟随镜头一探究竟。

   现在是夜晚19:46,二位解说已就位。今晚的夜色正好映衬了那句“天阶夜色凉如水.....”

  (声音消失,被围观群众拖下去了)

   解说1(激动):“快看,一直默默无闻的工藤率先发动进攻。”

   解说2(更激动):“噢噢噢噢,KID使用了闪避和烟雾弹!”

   KID嘀咕还好带了单片镜,然后整个人往阴影中缩了缩。

   今天的侦探说话一样直接,要不是我是直男.....

   解说2(呛住了):“工藤发出一记直球,正中KID!咳咳,咳哦咳咳,咳,额噗。“

......   

 

   解说1(幸灾乐祸):“啊,KID倒下了!KID倒下了!

   解说2(冷静):“今晚的胜利者是(举起胜利者的手)并且(举起浑身羞耻度爆表的)....”

   解说1:“等等,工藤君,你干什么?”

   解说2(将镜头扶正,并开了显微镜)一脸狭促:“工藤有什么想说的?”

(手动滑稽)

   工藤新一优雅地抱着KID,回应:“今晚的月色很美。”

   KID浑身软棉,但一点也不心软地给出一记眼刀。

   场外音:工藤粉的解说1 以及 KID粉的解说2被工作人员护送到医院。

      

          其中由于解说1伤势过重仍在CPU抢救....

 

   PS猜猜眼刀是给谁的

 

     今晚的月色很美,其实有另一层意思,告白的时候用的。出自《爱乐之城》(maybe,ican't sure)

 

Chapter three

 

(腹黑傲娇型)

 

    工藤工作认真,遇到某K姓怪盗现场作案,毫不放水。

   喜欢把KID逼到角落,看他狼狈地从中央空调管道钻来钻去,蹭了一身灰。

   这很好玩吗?混蛋!

   KID将这个归结于恶趣味,他咬咬后槽牙,想象着把侦探咬成碎片。

   这点想法一直持续到在天台碰到名侦探。

   凉风吹拂着KID的发丝,白披风微微抖动。

   身着西装的人一脚踏出阴影,将月光下的白鸽扯入阴影。

   东躲西藏戏弄人的激情渐渐退却。

   风更凉了。

   白鸽揪住领带,他看着对方在阴影中暗蓝色的眼眸,将额头贴了上去。

   然后是鼻子。

   然后是嘴唇。

   冰冰凉凉,把整个冷风都揉进身体。

   冰凉的夜,冰凉的风,冰凉的唇意外的软。

   没有小说中写的清香和贝齿。

   对方连舌头都没有伸。

   工藤只是凶狠地把KID抵在墙上,细细的柔柔的吻着,蹭着嫩嫩软软的皮肤。

   干燥的冷风甚至带来了静电。

   一边吻着,双方感觉到细小的电弧在跳动,又麻又痛,还有一些别的情愫揉杂在这个吻中。

 

   突然工藤觉得身上一沉。

   是KID把披风环在他身上。

   KID感觉到对方借机又吻了一下他的唇,然后试探着舔了一下。

   KID抖了一下。

   随后,名侦探凑到他耳边低语,想让我放水,嗯?

   KID SAMA抬头,接收到来自队友的一万点暴击。

   不出所料遭到工藤的嘲笑,神情似笑非笑说:“要不直接把钻石给你好了。”

   “你和自己的五指姑娘过吧!”KID恼羞成怒。

   最后只看到KID秀美修长的双腿难耐的蹭着床单,遭受女装play带来的艳丽缱绻的折磨。

// 我什么也没看见.....


Chapter four


   人们给工藤的评价之二是帅,对此KID表示不屑,帅有我帅吗?

   好吧,咱长一样。

   有我钱多吗,还真有。

   被愉快地细数了一下,KID沮丧地发现自己还真没能比得过的,各种意义上的半斤八两。

要说唯一一个可以比得过的,那就是,他可以摸到很多宝石。

   价值连城的各种宝石。

   最后,KID成了工藤的宝石,天天被擦拭。  

 啊~可以光明正大评鉴宝石了。

 宝石大盗心想,要不要金盆洗手呢?

   毕竟作为富豪工藤新一的女伴,靠着工藤新一的名义,把玩宝石不要太容易啊。

   早知道......哼

 

Chapter five(坑)

 

论坛体  

    

主题:震惊!工藤新一到底有几个女朋友?

   

 

 

 

Chapter six

 

 

猫斗预警

 

 

工腾家有只猫斗

不要问原因,问就是小泉红子。

 

 

一只幼猫被寄到工藤家还附带了一封信,署名一看就知道是假借别人之手的基德头像

工藤失笑

想着警局里专门开辟了一间用来存放基德资料以及基德粉丝送来的杂七杂八的礼物,他甚至在里面看到了食用油和情趣内衣。

天知道那群粉丝怎么想的。

工藤满脑子黑线,反正也不差这一个。

 

 

原本睡在小兰家楼下的猫窝里的猫咪,现在和小兰睡在一起,所以兰一早醒来会发现被子里多了只猫

据兰说几天前,空手道社长的直觉,半夜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毛毛的条状物体钻了进来。

先是在被子上转了一圈,然后那玩意沿着被子和兰身体的边缘钻进了被窝里。

自带小暖炉,暖和的不行。

但睡哪个地方不好,早上起来兰一掀被子发现它睡在两腿之间。

毛茸茸的条状物体团成一团,打着呼噜。

被子外的冷气一下子涌了进来,猫咪抖了一下,蹭得兰发痒。

一天两天的,第三天时兰忍无可忍一脚把猫踩到脚底当热水袋。

“但别说还真暖,”兰说,“像个小暖炉。”

大色猫。

最后,兰默认猫睡在那了。

 

 

名侦探可没这待遇。

喜欢撸猫的名侦探第N次抱起猫。

   猫咪:“?”

名侦探盘它。

   猫咪:“!”好气哦。

名侦探凑到猫咪肚皮上吸猫气。

帅气的脸凑到前边,快斗甚至能感觉到头发丝在戳他的皮肤。

   猫咪:“呼噜呼噜,喵!喵!喵!”

猫咪举起后腿开始蹬腿,踹脸。

  名侦探最后感慨似的吐了口气。

兰仿佛看到了烟鬼吐出的烟圈......

 

 

 

兰出国去看演唱会了。

工藤终于可以邀请(qiangpo)猫咪到了他的房间。

猫咪在他怀里拱来拱去,工藤偏堵着被子缝不让它出去。

猫咪发出了委屈的叫声。

工藤一狠心没松手。

过了好久,猫咪开始呼噜。

名侦探以为猫睡着了,便放松了力气。

怀里的猫咪动了一下。

然后,嗯?猫呐?

已有睡意的工藤一下子清醒了。

 

猫咪扒拉着门,溜了出去。

 

名侦探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嫌弃了,每次小兰抱它的时候,它就呼噜呼噜。等到工藤抱,不是踹就是溜,想要吸猫得费老多功夫。

他翻了个身,隐隐约约听见猫在扒拉小兰家的门,还有撒娇似的猫叫。

半晌,工藤起身,开了灯,把猫抱了回来。

还没躺下,猫咪后脚一蹬,跑了。

跑的时候还朝名侦探看了一眼,带着点嫌弃。

工藤睡意没了,也懒的去追,有些失落和疲倦。

他朝门口瞥去,快斗猫蹭着门,看着他。

这一眼万年


看在猫斗的份上投一票嘛,喵喵

   


活动有竞赛性质,请在24点的贴子评论下投票,当然,随意拉票,不可自投


后一棒:  @http://www.lofter.com/mentionredirect.do?blogId=816924696(子非鱼)(4:00)


快来看看吧(尔康手)

Mr.段楠:

  ♪Welcomed the arrival of Miss
雨夜奔跑的少女踩过时间的巨轮
一只白鸽徐徐落在少女的肩上
怪盗キッド诚挚邀请小姐参与这场文学与魔术的盛宴
怪盗就算喜欢上侦探,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I would like to meet with you again♪
——————————————————
  
  春节之际,新快鸽子馆的朋友给大家准备了一份精美的礼物,请大家在25日查看。
  
  查看方式:25日零点首发文,可跟随艾特的id接棒查看,或点击贴下tag:新快鸽子馆,里面会有全部内容。
  
  活动方式及彩头:本活动共11篇文,25日24点会放出活动相关后续,活动本质如题,为刀vs糖,请在此贴下留下你对活动的看法和你更喜爱刀、糖哪一组,点击评论的刀,糖旁的红心投票即可。
  
  彩头:红心少组各位写手接受评论读者点梗,相应选取梗,于元宵前发出。当然,读者则需要在评论留下想看的刀、糖梗,以让作者选(zao)取(yang)。
  
  活动方式即后续内容如上,有问题可评论留言或私信询问,谢谢。
  
  参加人员: @Mr.段楠  @子非鱼  @Fran  @若梦余晖  @白楪  @奶黄包  @moon  @者徽徽  @半夏之秋  @zc莫魔  @如果米古是內埔人  @甜食党の浅色 
  
  
文字前半段来至: @白楪 

宣传图来自:海报写乘物游心

喜欢的文章不见了

今天突然发现好多文章,我收藏的都被取消了,先提一句,我收藏的都是关于名侦探柯南的魔术快斗的cp。好像被屏蔽了还是什么?有太太知道吗?